新博体育官网-兑付麻烦又遇踩雷风波 吉林信托走上风口浪尖

  来源:北京商报

  逾期风波发酵多日后,吉林信托“汇融50号广悦化工项目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汇融50号”)兑付一事仍未迎来有效进展。8月13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多位投资者处了解到,吉林信托原先承诺的第八期应付资金目前仍未予兑付,另有投资者表示,该项目融资方因环保问题早期就被整改停工,后续兑付困难更大。

  兑付方案一拖再拖

  “汇融50号”已深陷兑付困局,自刚曝出逾期风波后,信托投资者李薇(化名)就一直在关注投资项目的最新进展,但始终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她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按照吉林信托此前公布的受益人大会决议,5月29日、6月8日、6月28日,吉林信托本应向投资者支付信托第六、七、八期信托净收益,但吉林信托仅向第六、七期投资者支付了应付30%左右资金,第八期目前仍未予兑付。

  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吉林信托就曾公告了该产品延期的信息。彼时,吉林信托披露表示:“由于疫情原因,融资人生产经营受到影响,提出延期申请,表示将通过恢复生产等方式积极筹措资金,特申请信托计划延期。”吉林信托表示,“汇融50号”信托计划各期预定期限在原信托期限基础上均延长3个月25天。

  不过,有投资者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融资方因环保、疫情问题早期就被整改停工了,资金早已出现流动性问题”。在他看来,吉林信托明知融资方资金链出现断裂,但却未曾向投资者明示,也未进行合理处置。

  针对资金链断裂、停工一事是否属实,北京商报记者尝试致电“汇融50号”融资主体山东广悦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悦化工”)求证,但电话始终未有人接听。另据天眼查信息显示,2015年1月、2018年1月,该公司因环保问题被相关机构进行处罚,处罚的主要事由为未依法报批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擅自开工建设。

  一般来说,信托项目出现延期主要在于企业缺乏偿债能力,需要通过时间换空间,筹集偿债资金。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相关信托计划兑付出现问题主要原因还是交易对手现金流紧张导致违约,且这一状况在延期期间并未缓解,在经济弱周期运行的当下,抵押物处置也是耗时较长的工作,特别是还要尽量能覆盖项目本金的情况下,过低的折扣管理人无法出手,过高的价格买家难寻。

  通道业务踩雷被批

  兑付危机尚未解除的当口,吉林信托又因通道业务违规被监管点名。近日,吉林银保监局开具了三张行政处罚单,一张给吉林信托,另外两张给吉林信托相关负责人。

  从具体的处罚信息来看,吉林信托因“未严格审核信托目的的合法合规性,为银行规避监管提供通道”被吉林银保监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罚款40万元。对于吉林信托违法违规行为,李巍负领导责任和管理责任,李俊永负合规管理责任,吉林银保监局对上述二人予以警告处分。而就在7月2日,吉林银保监局刚刚核准了李巍担任吉林信托总经理助理的任职资格。一位信托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直言,这一处罚还是比较严厉的,说明未来监管部门在通道业务方面会有更加严格的要求。

  “银信合作业务由来已久,监管限制银信合作规模也已经有十余年,规模比例逐步压缩,不过业务联系紧密。”廖鹤凯进一步表示,各家信托公司和银行之间的互动依然频繁,银行有出表需求,信托牌照有这样的功能。而在这个过程中,信托公司更容易迫于业务压力,在配合银行的过程中踩“红线”。

  吉林信托近年来罚单大多与内控失效有关,例如2017年12月,该公司因开展关联交易未执行事前报告制度,被罚款20万元。而除多次遭监管点名处罚外,吉林信托更曾遭遇三任董事长相继“落马”。

  扎紧治理体系篱笆

  业务频频违规,高管“落马”背后也暴露了吉林信托内控不严,公司治理机制长期严重缺失等问题,深陷负面漩涡也无疑为吉林信托的声誉带来恶劣影响。在信托业观察人士李奎霖看来,多重负面事件将对吉林信托声誉、展业带来重大影响,而内部不稳会导致很多外部决策无人执行。

  被严监管敲打的吉林信托去年业绩经营数据也不容乐观。2019年,吉林信托实现营收5.29亿元,同比下降5.37%;实现净利润2.05亿元,同比下降83.9%。同期,该公司信用风险资产不良率达到11.61%。

  对吉林信托来说,尽快处置好风险项目,赢得客户信赖已经成为摆在面前的首要任务,廖鹤凯建议称,吉林信托先要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引进有先进理念的战略投资者,更新公司治理体系,增加内部制衡,甚至可以引入外部职业经理人团队,开拓全国市场业务,才能更好地发挥信托牌照的效能。

  “从长期来看吉林信托还是要强化风控能力,加强创新,提高竞争力。”上述信托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如是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常福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